• <rp id="hoxst"></rp>
    <rp id="hoxst"></rp>

      首頁 > 企翼精選

      法院宣判!外賣騎手勞動關系不成立

      2021/8/7 13:43:14來源:
      核心提示:

      數據正在讀取中...

      據董某某與江蘇非送網絡科技有限公司連云港分公司勞動爭議二審民事判決書顯示,法院認為,外賣騎手是互聯網平臺經濟運營模式下產生的新型就業形態,勞動關系具有創新性、靈活性、復雜性等特點,不同的運營模式對勞動關系的認定產生具有重要影響。本案中,被上訴人與原審第三人簽訂《勞務外包協議》,被上訴人將城市配送業務人員外包給原審第三人,原審第三人與配送人員建立合法的勞動、勞務或其他雇傭關系,被上訴人按月根據考核結果向原審第三人支付勞務費,原審第三人及時支付配送業務人員勞務費。在案的原審第三人支付上訴人等配送業務人員工資的銀行流水明細能夠佐證上述事實。本案上訴人的工資支付并不符合原勞動和社會保障部《關于確立勞動關系有關事項的通知》規定的認定勞動關系參照的標準中“用人單位向勞動者支付工資性勞動報酬”。故原審法院認定上訴人與被上訴人之間不成立勞動關系正確。

       

      圖片

       

       

      上訴人(原審原告):董某某,男,漢族,住連云港市海州區。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江蘇非送網絡科技有限公司連云港分公司,住所地連云港市海州區通灌北路87號國際商務大廈A座1211室。

      負責人:白亞琴,經理。

      委托訴訟代理人:王建兵,江蘇通南律師事務所律師。

      原審第三人泗縣鑰竹企業管理有限公司,住所地安徽省宿州市泗縣泗涂現代產業園倉儲物流園區蟠龍山路198號。

      法定代表人:鄭潔,經理。

       

      上訴人董某某因與被上訴人江蘇非送網絡科技有限公司連云港分公司(以下簡稱非送連云港分公司)、原審第三人泗縣鑰竹企業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鑰竹公司)勞動爭議糾紛一案,江蘇省連云港市海州區人民法院作出(2020)蘇0706民初5954號民事判決,吉捷公司不服提起上訴,本院于2021年4月14日立案后,依法組成合議庭公開審理本案。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上訴人董某某上訴請求:撤銷原判,依法公正判決。事實和理由:1.仲裁時被上訴人未提供證據證明原審第三人在本市設立分公司或相關單位,亦未提供證據證明被上訴人將場所出租給原審第三人的證據,未提供公司工作人員名單。2.穆艮龍當時是被上訴人蘇寧站的負責人也是主要管理人員,在蘇寧站微信群內進行管理。3.上訴人受傷后,因暫時不能送餐被踢出蘇寧站和微信群,致使無法取得相應材料。4.原審庭審時,上訴人未能充分發表對于被上訴人關于工作情況表述的異議。

       

      被上訴人非送連云港分公司答辯稱:被上訴人與上訴人之間不存在勞動關系,根據仲裁委員會的庭審調查以及裁決的結論,也根據原審法院審理查明的事實均可證明上訴人與被上訴人之間沒有勞動關系,同時根據此前仲裁委和一審法院查明的事實應當可以確認上訴人與第三人之間存在勞動關系。據此,我方認為一審法院所查明的事實、所作出的判決是正確的,上訴人的上訴請求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應當予以駁回,請求維持原判。

       

      原審第三人泗縣鑰竹企業管理有限公司未發表參訴意見。

       

      董某某向原審法院訴訟請求:1.確認其與非送連云港分公司存在勞動關系;2.本案訴訟費用由非送連云港分公司承擔。

       

      原審法院查明,董某某自述經非送連云港分公司招聘從2019年1月1日開始在該公司蘇寧站從事送餐服務,并按要求下載安裝送餐業務用的APP,按公司規定統一著裝、開展業務、接受管理,被告按月發放工資。2019年5月21日中午,董某某在送餐過程中發生交通事故。后董某某向連云港市海州區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申請仲裁,請求確認與非送連云港分公司存在勞動關系。該委員會經審理認定董某某證據不足,裁決不支持其仲裁請求。

       

      原審法院認為,根據原勞動和社會保障部《關于確立勞動關系有關事項的通知》的規定,認定勞動關系需參照以下幾個標準:1.用人單位具有用工主體資格;2.勞動者實際接受用人單位的管理、指揮與監督;3.用人單位向勞動者支付工資性勞動報酬,勞動者經濟上依賴于用人單位;4.勞動者被納入用人單位的生產組織體系中從事勞動。本案中,董某某通過手機下載蜂鳥團隊版APP,并自行注冊成為外賣騎手,在工作中自主接單,其外賣配送工作根據平臺訂單進行。董某某無證據證實其接受非送連云港分公司的監督管理,也無證據證實其所稱的按時上下班、接受考勤及派單的情況,且董某某工資也非非送連云港分公司發放,故雙方之間的關系不符合上述勞動關系認定標準。至于董某某提供的招聘廣告信息、員工信息,雖顯示招聘單位為非送連云港分公司,但僅能反映董某某了從事非送連云港分公司的經營業務,從董某某的實際工作情況、工資發放情況、非送連云港分公司的勞務外包情況以及原審第三人的答辯情況綜合判斷,董某某和非送連云港分公司之間并不存在管理與被管理關系,雙方也未形成人身依附性。據此,董某某的證據不足以認定勞動關系,對其訴訟請求,本院依法不予支持。綜上,原審法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第一款之規定,判決:董某某與非送連云港分公司不存在勞動關系。案件受理費10元,由董某某負擔。

       

      二審期間,董某某提交證據1,服裝;證據2,手機上的釘釘信息;證據3,薪資流水與賬單;證據4,微信賬單。以上證據均證明其受被上訴人的員工穆艮龍管理。被上訴人質證稱,上述證據在仲裁和一審都提交過。但是以上證據均不能證明上訴人與我方存在勞動關系。另從仲裁以及一審審理過程中,我們向法庭均提供了上訴人的收款信息等相關證據,其中包括他本人書寫的申明,均證明上訴人的收入來源于原審第三人。原審第三人未發表質證意見。本院認證意見:證據1,上訴人在原審審理時提交過帶有相同“餓了么”“蜂鳥配送”等文字標識的服裝,且證明目的相同,該證據經過原審質證、認證,原審認證意見正確,二審不作為新證據審查,對該份證據不予采信。證據2、3、4,不能直接反映上訴人和被上訴人之間的關系,相反,原審認定的原審第三人提供的發放上訴人工資的流水明細表明:上訴人的工資由原審第三人發放。證據2、3、4難以達到上訴人的證明目的,對該三份證據不予采信。

       

      上訴人董某某提起上訴后,一審法院將案件卷宗移送本院。

       

      本院經審理查明,一審法院查明事實屬實,本院予以確認。

       

      本院認為,外賣騎手是互聯網平臺經濟運營模式下產生的新型就業形態,勞動關系具有創新性、靈活性、復雜性等特點,不同的運營模式對勞動關系的認定產生具有重要影響。本案中,被上訴人與原審第三人簽訂《勞務外包協議》,被上訴人將城市配送業務人員外包給原審第三人,原審第三人與配送人員建立合法的勞動、勞務或其他雇傭關系,被上訴人按月根據考核結果向原審第三人支付勞務費,原審第三人及時支付配送業務人員勞務費。在案的原審第三人支付上訴人等配送業務人員工資的銀行流水明細能夠佐證上述事實。本案上訴人的工資支付并不符合原勞動和社會保障部《關于確立勞動關系有關事項的通知》規定的認定勞動關系參照的標準中“用人單位向勞動者支付工資性勞動報酬”。故原審法院認定上訴人與被上訴人之間不成立勞動關系正確。

       

      綜上,董某某的上訴請求與理由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原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應當予以維持。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六十九條第一款、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案件受理費10元,由董某某負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判長 李 季

      審判員 王小姣

      審判員 黃文波

      二〇二一年五月二十七日

      書記員 周 杰

      數據正在讀取中...

      數據正在讀取中...

      數據正在讀取中...

      呻吟求饶的留守少妇
    1. <rp id="hoxst"></rp>
      <rp id="hoxst"></rp>